污吏白漆

时差党,只想吃粮不想产(´°̥̥̥̥̥̥̥̥∀°̥̥̥̥̥̥̥`)

【也青】第一次亲吻

#自给自足的小甜饼#

只会写这种初中生磨磨叽叽谈恋爱的桥段。。。

我也好想能有驾照啊

—————————————————————————————————

2018年,冬,雨水。


没来由的,人总会做一些超出自己认知的事情。


瑞雪兆丰年,这两年国内南方的冬天倒也真是降足了雪,处处透着寒气,而王也却在暖气充足的电影院里昏昏欲睡。


这个浙江小县城里唯一的一家电影院,正赶上春节后一溜贺岁档新片上映,可谓是人满为患,不大的放映厅里几乎座无虚席,王也和诸葛青缩在最后一排的犄角旮旯的座位里,冯宝宝和张楚岚在他们偏前方,还有几个诸葛家的小辈聚在黄金观影位置左右。


大屏幕闪着搞笑却毫无营养的画面,混合着大人和孩子的笑声一个劲地往王也耳朵里灌,小地方电影院的设施总归还是不行,座椅坐着不大舒服,但也不耽误他施展京瘫,只是打着哈欠把爆米花一把把往嘴里送。


兀自啃了一会儿爆米花,才突然想起身旁的人怎么好久都不伸手了,堪堪一转眼,原来是已经仰脸睡过去了,连本来盖在身上的大衣都蹭到了地上,皱皱巴巴地躺在脚下。


王也拿自己的衣服抹了把手,慢吞吞地屈尊捡起那件深灰色的呢子大衣,拎在手上还挺沉,但一摸袖口处又觉得怎么这么单薄,跟诸葛青差不多,一件薄薄的高领毛衫,隔着衣服骨头都能摸得清。


这么想着,呢子大衣被倒了个手躺进自己臂弯里,另一手把自己那被嫌弃过好几次的军绿色羽绒服盖到对方身上。


电影院里暖黄色的光来回不停的切换闪烁,灯光打在诸葛青的脸上,就像猫尾巴尖轻扫过王也的下巴,就在他把手收回来的同时,自己的唇也行云流水般地亲到对方的唇上,动作一气呵成仿佛在心中预演过无数遍似的。


王也没有偏头,两人的鼻尖轻轻地碰在一起,诸葛青的鼻尖凉凉的,他无意识地呼出一口热气喷在对方鼻尖上。


老青自始至终没有反应。


能容纳五十多个人的放映厅,却再也容纳不下响如雷鼓的心跳声。



2018年,冬,雨水。


瑞雪兆丰年,今年照例是下了点小雪,湿冷的气息钻边身上每一处缝隙。


一进电影院,被温暖干燥的暖气烘干了身上的湿气,诸葛青整个人便软在了椅子上,浑身都叫嚣着困顿。


但放映厅的环境着实不适合打盹儿,混杂着四面八方的嬉笑怒骂声充斥着大脑,更别提合家欢电影里一惊一乍的台词和音乐,也顶多只能算是阖眼小憩一会儿,让刚刚逛街时劳顿的身体放松一下,所以就算是自己的外套滑到脚下的时候诸葛青都懒得动一根手指头。


光影变幻,四周的声音喧嚣又安静。


没过多久,诸葛青就觉得身旁的人挪动了下,紧接着,脚边的外套就被人提了起来,却没有如预料般搁在自己膝上,反倒是一件轻快的羽绒服覆在了身上,一股熟悉的味道马上笼罩了自己。


诸葛青还没来得及有什么反应,就感觉一个热源体忽地靠近了自己,紧接着就是一个带着奶油爆米花味儿的轻吻,一触即走。


那人甚至还碰到了他的鼻子,往他脸上呼了口热气。


一道带着王也味道的热气,顺着鼻尖逐渐游走到脸颊耳朵脖颈,一路烧到心口。


他不知道该如何反应了,只能僵着保持不动声色。


身边那位刚干了坏事儿的,咔嚓咔嚓吃爆米花的声音都盖不住您的心跳声。

·································

出电影院后。


“老王,还你衣服,谢了啊,还挺暖和。”


“还挺客气…嗬这袖口这一块儿怎么回事儿啊?皱得跟我侄子那草纸似的?”


“哦可能夹凳子缝里了吧。”


“……”

—————————————————————————————————

我也不知道老王是怎么知道青仔睡着了的

最近沉迷于家有儿女一写老王的台词和心理活动我就脑补刘梅刘星的口气简直有毒


评论(6)

热度(104)